狼骑大队的女孩们仍能精神很集中控着狼,或者说,只是辅助控狼,因为哈丝狼此刻与其说是被冰羽控制着,不如说是被白狼控制着,全在跟着白狼跑。

又是一道拦截迎面而来,甚至,敌方突出的上百人齐刷刷扔出了飞石。

白狼又是一个拐弯,没有一丝停歇,带着狼群,跑在了敌人飞石范围的边缘,那一块块落下的飞石,几乎砸到了竹船。

冰羽她们用大盾遮挡,她们已然谈不上心跳加速,只是带着一拼的决心。

白狼更是如此,它的一个个拐弯,是如此的精准,划出的一道道弧线,是那么的坚决,那锐利的双目扫过前方,前方的一切便无所遁形。

这一道道弧线完全带上了白狼的意志力,那是一种一定要带着队伍冲出重围的信念!

敌方那可怕的闸刀阵型,则带着必定围堵的执念。

那便是一道道的山崖,要挡住狼骑的去路。

狼骑却如一道洪流,在山崖中汹涌转折,卷起一堆堆浪花,却一刻都不停歇,只往前奔腾而去。

“操!不可能!拦住她们!”咖喱在谷中一块凸起的小山头上,一脸震惊看着狼骑流畅到不可思议的冲过了交错拦截阵。

好在,远处狭缝上方二侧的士兵已然从稍远处赶到了狭缝口二边山头的半山腰,那是二个分队的士兵,他们一个分队在往上方的悬崖赶,另一个分队在从山头上往下面的狭缝口扑来。

只是,咖喱的声音可传不到那里。

不过,咖喱可以挥动这边的竹干,这竹干的应用,终于因张静涛在百越集市的大量运用,变得普及了起来。

而那边的士兵其实艮本不用咖喱命令,就知道要做什么了。

在目瞪口呆看着白狼带着狼骑突破了闸刀阵后,山头上的分队长大声吼叫着:“快!快上悬崖,准备飞石!一定要给她们致命的打击!”

狭缝对面山头的分队长也大叫:“给我下山去,一旦接近,立即飞石!娘的!都给我加速!”

而狭缝的顶上,竟然还有一群士兵抬着一棵连根挖起的大树,往悬崖赶,看样子就是要把这大树当滚木用!

却是这山上的泥土很浅,这大树固然根系还算稳固,可却经不住石斧把它的细艮都砍断。

白狼确实快,但再快,也没往狭缝口扑来的敌兵快。

那后勤第八分队往悬崖上赶的敌人,还没完全到位,可下山的人速度可比上山要快多了,那后勤第七分队的人已然赶倒了狭缝口,他们虽散乱,没多少阵型,也很松散,可毕竟,已然在谷口部下了五百人,这五百人,可是都能飞石的!

即便冰羽她们能抵挡,可是哈丝狼身上却是不设任何防具的!

冰羽已然不知如何是好了,会被拦住吗?

如花似玉的自己,就要死在这峡谷里了吗?

冰羽不由带着一丝颤抖,叫了一声:“白狼,冲过去!”

这是主人的命令!

白狼那敏锐的狼眼,急速扫过了那一个个人影,所有的人影,迅速在它的脑海中形成了立体投影。

它身后的狼群的位置,也在那投影中一丝不差!

那些人影会朝哪个方向砸出石头呢?

这样的冲击,最难的就要判断出这一点。

脚下微微一震,同时尾巴先往左甩,告知后面所有的狼要往左走,白狼带领着三百多名兄弟姐妹,向前面的敌人发起了冲击!

一波飞石如期而至,白狼却忽而拐了一下。

在它之前惊人的冲势之下,对面的敌人哪里想到它会拐一下,前面近百名的敌人的飞石全部落空,狼群带着不可思议的转折,却又偏偏没有违背物理法则,冲入了二名敌人的缝隙中。

远处的咖喱见了,惊叹之余,残忍地笑了。

这头狼的重心已经失去,虽后面的狼还并未如此,但想必也是会跟随而走。

整队战狼失去重心,那么,竹船必然被甩得左右乱飞,成为负累,拖住狼骑的脚步!

小娘皮,再逃逃看啊!

咖喱眼冒精光,心跳加快。

冰羽,即将落到他咖喱手中,他该从哪里先玩起呢?该不该用自己的大嘴一下攻击到冰羽的要害上,看看冰羽那被猛烈羞辱后的羞浪表情呢?

咖喱都不由咽了一下口水。

尽管拦截冰羽的那二名敌人只来得及挥起武器,就被狼群突破了过去。

“翻船吧!翻船吧!”咖喱已然很笃定大叫了起来。

狼眼中的寒芒闪动,白狼的确如咖喱所想,已然因跑动的弧线太大,把竹船抛飞了起来,竹船已然失控!

为此,就七匹狼如飓风般卷过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一只被甩得侧飞起来的竹船!

只是,这竹船并未因抛飞向侧面,就反拉住狼骑的绳索,给狼群带去拉扯力,这竹船被抛飞起来后,狠狠砸在了一名敌人的身上。

这名敌人惨叫着,被击飞了出去,接着是第二名敌人,第三名敌人……这竹船竟然一下撸掉了十名武士。

而竹船引起的重心不稳和反扯力,在这么多的武士用身体阻挡之下,已然荡然无存。

那竹船落地时,甚至冰羽都没感觉有多么颠。

白狼还不忘摇起了尾巴,顿时,队伍里的七匹狼都在摇尾巴。

那意思便是大家到了这敌军中,不用完全跟随主队,可自由行动。

这一幕落到咖喱眼中后,咖喱忍不住大骂:“操!还可以这样的?这条狼知道它在做什么吗?”

心中又想,好在就算这支首队很厉害,后面的总是不行的。

咖喱立即看向了后面的狼队。

然而让他大失所望的是,所有狼队都比他想象中的要灵巧的多。

并且,白狼的示范,便是告诉了同伴应该怎么做。

而且白狼的冲击并没有停止,它还在继续往前冲击,它是那么的迅疾偏又灵巧,再次骗过了敌人的第二波飞石,撞入了更前面的散兵缺口中。

这样的冲击,在敌阵中,给后面的狼群打开了一个缺口。

后续狼骑顿时展现了作为狼族的敏锐,它们带着一只只竹船,随着缺口,撞入了部落武士的散兵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