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吾白家报仇!张正!去死!”白刚大呵一声。

张静涛躲开第一击时,便合身一滚,那马十分凶悍,蹄子提起就来踩人,张静涛一刀砸在了白刚那坐骑的马腿上。

那马栽倒,张静涛便和这白刚缠斗起来。

白刚的确很厉害,那大剑大开大合,却又退得极快,看似来势汹汹,实则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张静涛怒道:“报你娘的仇!你该去找白庙赐报仇!可不是我铁木族要夺你白家!你分明是要在赵里面前邀功!给爷滚远!”

白刚哈哈大笑,道:“老子就是要拖住你。你能如何?”

张静涛只能和他缠斗。

那身后更是人仰马翻,骑兵们被步兵追上围住后,马已然很难跑起来,只能以马为优势,结阵冲突出去,得到一点点空间后,回身再来战斗,减少伤亡。

那些步兵当然更艰难,但他们亦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都尽力躲在大盾手的后面,只要拖到公主死亡,这些骑兵必然会投降。

因使团骑兵不是谋反,只是勤主,在贵族们看来,这并不是犯错,为此,主死了,自然是要停下的,若再战斗,便会被扣上各种罪名。

张静涛在急斗间,虽焦急,却仍能注意到周围的一切细节,勾起一把地上的武器,在白刚再次后撤时,一脚把那长剑踢想了白刚的大腿。

白刚对周围的注意力却不如张静涛,顿时中招。

惨叫一声后,白刚虽说得勇猛,却并没再来纠缠。

前面才成了一片坦途。

的确是坦途,赵里派去缠斗萧狂风的高手护卫已经撤离了桥架区,在场中兵势逼近的情况之下,他们要护卫赵王。

可张静涛看着那片坦途,拼命往前跑去时,心中却充满了恐慌。

因那火刑台上的火忽而又旺盛了起来,还发出一声爆裂,却是一只打了孔的油桶还是发生了一点爆裂,虽未形成碎片飞溅,但那火势却随着煤油蔓延了开来。

张静涛努力让自己冷静,想着机关为何不动,他没有怀疑骆安国,因骆安国之前的表现是绝无问题的,这也有助于他的想法不出偏差。

张静涛边跑,便细细看那翻板上下,在眼力极好之下,终于看到,那火刑架设置的机关盖板上,那一块绳网正好缠在那里,那绳头,牵着地上的螺栓,把那盖板上的一个螺栓牵住了。

这一艮绳头的前面虽有一个小小散木火堆,可偏偏绳子的周围却没火,等这绳头烧到的话,怕是赵敏找被大火吞噬了。

可是台上的萧狂风不知道这一点,他不知道有机关。

赵敏更只知道机关出了问题,不知道问题这么简单就能解决,亦是不会提起。

而赵王的态度在张静涛的意料之外之后,张静涛为了战斗需要,即便腰带上就挂着一枚只有茶杯大小很精巧的干电池扬声器,却无法大声说出这个机关来。

毕竟机关如果仍能启动的话,比用军队救出赵敏安全得多,特别是赵王那三千骑兵的蹄声,似隆隆声都在耳际,张静涛从不认为自身用兵如神能神到无视实力的地步。

若兵法真如那些书里那么有用,打仗就不需要实力了。

这骑兵带来的震动,甚至都让交战的双方缓慢了下来,再加只萧狂风那惊人一跳时,吸引了许多为加入战团的士兵看去,继而慢慢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张静涛在无法提醒萧狂风的情况之下,见自己离开火刑台已然不到三十米,一边裁决归鞘,一把取下了兵匣边上的逐日,并抽出了一支箭来。

来之前,这逐日弓自然已经上了弦。

并且,张静涛再次大叫道:“求大王还公主一个清白!”一箭射去。

萧狂风不知道这一切,赵敏,已然近在眼前!

只是火焰已经蔓延到了赵敏的脚下,赵敏的脚尽管已然被淋湿过,可是她依然痛得缩了一点起来。

赵敏还能蜷缩,是因方才已然有火头烧到火刑柱侧面的绳子,烧断了赵敏脚下的绳子。

萧狂风眼中亮起灼热的光芒,他猛然扑去,用力用衣服压灭了赵敏身边的火堆,一把抱住了赵敏,道:“殿下,我来迟了,我怕是无力把你救出去了。”

赵敏笑道:“狂风,你总是那么不听我的话,这次吃大亏了吧?救不出那就不要救了,只是我才发现,我很怕痛,狂风,你要紧紧抱着我。”

萧狂风紧紧抱住了赵敏说:“殿下,我紧紧抱着你。”

赵敏又傲然笑道:“我大赵的公主,死也要死得尊贵!等一下,你要截断我的痛苦!”

萧狂风道:“我会的,我们一起截断这尘世间的痛苦!”

整个刑场一片鸦雀无声,即便是赵王,都只呆呆看着这一幕,甚至交战的双方都已然完全停下了,都情绪莫名看着火刑台。

只有那猎猎的火焰声似乎撕裂一切时空。

只有赵霞哭道:“狂风,狂风,不要做傻事,殉情的人,是三生不能轮回为人的啊!”

萧狂风却竟然喃喃念起了张静涛作过的一首诗,轻轻道:“香雪吹出美人唇,片片桃花映入魂,芳绕君心成圣远,笑弃三生不步天……”

张静涛亦是远远看着,他只觉眼角有点湿润,心中却一阵酸楚。

努力让自己不看这一幕,他一箭射向了那牵住机关盖板的网兜。

所有人都不知道张静涛在射什么,只有那几个纨绔贵女却看出了这是在射哪里。

因这些纨绔贵女经常成群结队去戏弄那些贵族子弟,用的就常是魔术之类的手段,方才在私下里,更已经说了台下有机关。

但她们却不会把机关的手段告诉那些权贵家的少男,因为那些少男从来是被她们戏弄和隐瞒的对象。

只是,她们虽因今日之惨烈场面,看得都花容失色,亦为今日所有武士的忠诚勇烈而赞叹,更再非把张静涛和萧狂风当作一个传闻中的名字来看待,这二个少年的身形便是无比鲜活地深深印入了她们的脑海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