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书瑶的意识很迷糊。

她感觉到自己此刻正躺在床上,可是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进行活动。

哪怕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用不出来。

周围有些响动。

闭着眼睛的她听到了有人走近房间的动静,然后便是拖动椅子来到床边的声响。

紧接着听到对方似乎端起了什么东西,下一秒自己的嘴巴便被粗暴的撑开,送入了一股软糯温柔的东西。

眼皮微微抖动了一下。

身体本能的咽下了喂入口中的食物,没有进行任何咀嚼,温热的米粥便顺着食道划落进了自己的胃部,这让饥肠辘辘的她稍微好受了一些。

紧接着又吃了几口。

这时许书瑶才有力气睁开眼睛……

眨了眨眼。

或许是习惯了黑暗的缘故,屋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一时间使得她不太习惯,看不清坐在自己床头的身影。

眯着一双眼睛,看着坐在自己床边,在阳光的照射下,身上披着光辉的轮廓……

张开口,从她的嘴中蹦出了一个字节。

“你……”

“来,先别说话,啊~”

“唔!”

她的话还没问完,便被刘安生用装满一勺的米粥堵住了嘴巴,牙齿与勺子产生了碰撞,这让她感觉感到了不太舒服。

当她将口中的食物全部咽下去之后,才彻底看清了眼前这人。

正是见过几次面的刘安生。

并不是多年来一直照顾着她生活起居的母亲。

许书瑶呆愣了下来。

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内,身为女性的她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紧接着有些害怕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盖着的被单,确保衣物还好好的穿在自己身上后,才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转而将目光,投向了身旁。

看着眼前这名长相阳光,第一眼便让人升不起厌恶心理的男人。

刘安生瞧见她清醒过来,也没有继续喂下去。

起身把手中的碗放到了一旁的书桌上,随即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背靠着椅背,脸上露出淡淡笑意。

“昨天匆忙,还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

说完这句,刘安生顿了一下,目光下意识的瞥向了她摆在枕头旁的手机。

移回视线。

“我叫刘安生,住在五楼501,你叫什么?”

“……”

刘安生的这番话传入了许书瑶的耳中,她并没有第一时间给出回应,而是在停了一会后,避开了与他对视的目光。

看向房间的角落,开口用着不大的声音回应着。

“许书瑶……我……我就住在这里……”

听到对方的这句回应,刘安生的眉头下意识的皱了一下。

很快又舒展开来。

“放暑假回来的吗?我最近没在这边见到过你。”

“不……”

不字刚刚脱口,许书瑶便立即闭上了嘴巴。

不知为何,在她想将自己的实情告诉对方的时候,脑海中忽然出现了那天对方赶走那群小男孩,救下猫咪的样子。

躲藏在被窝里的手,下意识的摸到了腿上。

感受着……这条能够行走的腿……

垂下眼帘。

音量又低了一些。

“是……刚放暑假……”

“是吗,怪不得没见过你,我也是两月前才搬过来的。”

说着,刘安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轻轻的走向前,在许书瑶的注视下,伸出了双手。

扶着她,慢慢的将她的枕头往上拽了一下,让她从躺着的姿势变为靠着。

做完这些后,他重新坐回了位置上。

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他此刻的脸面丝毫引起不了别人讨厌。

对方在这短时间内所做的一切,无疑不让许书瑶对他的感官,大大加分。

就像她猜想的那般,眼前这名叫做刘安生的男人……

很温柔。

看着眼前这名有些病恹恹的少女,刘安生第一次正眼观察对方。

从对方的身上,没能发现什么威胁到自己的东西,并且在这简单的交流中,可以大概估算出对方的性格。

看起来有些怕生又有些胆小的女孩。

而且从昨天到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来看,她显然知道些什么。

直勾勾的盯着她,当许书瑶因为被他这般注视,而有些害羞的时候,他才再一次的开口询问。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吗?”

“……”

微微摇了摇头。

看到对方这个举动,刘安生停顿片刻,随即换了一种问法。

“你是不是也收到过一条短信,说什么人生有梦各自精彩,然后一觉醒来后就来到了这里?”

“你怎么知道……”

眼睛瞪大了不少,对刘安生知道这件事,许书瑶明显感到有些吃惊。

而听到对方的这句回应后,刘安生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并不难理解,因为他一开始也是在收到这条短信后,才会来到这个世界。

只是他原本以为,这种梦境只能维持一天,并且从对方发来的后续短信来看,明显那头是发错人了。

随即刘安生开口询问了对方的电话号码,不出预料,俩人的电话号码仅有最后一位数字不同。

刘安生手机号码的末尾数是【7】

许书瑶手机号码的末尾数是【1】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拥有这般能力的公司,会犯如此低级的失误,但很明显,在许书瑶收到短信后,自己应该不会受到牵连才对。

可怪就怪在这一点……自己明明是他们错误选择下进入的,但为什么自己和她一样,在度过一天的时间后,还处于这个世界中?

随后,刘安生又询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

例如有没有时间限制,会不会有什么任务需要完成才能离开?

得到的都是许书瑶摇头【不清楚】的回应。

这让刘安生一直维持的微笑表情,瞬间破功。

眼前这名年龄大约在二十岁左右,看起来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女大学生……

简直像个废物一样!

默默的在心里给对方判了个分数,随即刘安生又寒暄了几句。

大概意思就是,她之所以会昏倒是因为饿的。

提醒她注意吃东西,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来找他求助帮助,当然这句话明显是客套话。

做完这些之后,刘安生便觉得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

从椅子起身,先将椅子拉回了书桌前,摆放好后对她说了一句。

“那……我先上去了,如果有想到了什么记得来找我。”

“恩……”

得到回应后,刘安生便准备现行离开。

等他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才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重新看向靠在床头的许书瑶。

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抬手指了指她。

提醒道。

“对了,你大姨妈貌似来了,我刚刚出去从超市里给你拿了几包为生巾,型号也不知道拿没拿对,你自己看着用。”

说完这句话后,刘安生便直接走出了房间。

走时,还非常贴心的将房门关闭。

只留下听到这一讯息的许书瑶一个人呆呆的靠在床头,面朝着门口的方向。

苍白的脸色,在此刻有了些许变化,像是螃蟹被高温蒸煮过一般,慢慢变红。

被他这么一提醒,许书瑶这才意识到了身体上的不适。

一把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单。

看着已经被印红一片的床单……

伴随着刘安生关闭防盗门的动静,许书瑶的房间中也在同一时间……

传来她满是羞愧的低吟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