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你为什么要吓她?】

对于刘安生的这种做法,身处于意识空间内的沈雨沭显得很不理解。

毕竟前不久,刘安生才告诉她要和王语澜搞好关系以后可能会派上用场,可没曾想这才过了多久,她便主动吓跑了对方。

听到沈雨沭的这句询问,刘安生收回了视线,也开始朝着住宅走去。

“那孩子听到我和你说话了,毕竟一个人自言自语时间久了,别人看到也会觉得很奇怪。”

【……】

“再说了,让她害怕,下一次她就算看到也不会问来问去了。”

【原来如此,是我考虑不周。】

“知道就好。”

说着,刘安生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在外面逛了这么一大圈,她身上早就出了不少的汗,如果是自己的身体倒也还好,如今他用着的可是沈雨沭的身体。

洗澡是个大问题。

纠结了有一会,刘安生正在思考该如何解决这件事。

而沈雨沭却不清楚他此刻的想法,见到对方停下脚步有一会后,忍不住问道。

【舅舅,现在不回去吗?】

“雨沭啊……”

【怎么了?】

“我是你长辈,对吧。”

【舅舅……你怎么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你是我的舅舅,不是长辈还能是什么?】

对于刘安生忽然问出的这个问题,沈雨沭一时间也不理解对方究竟要说些什么。

而刘安生则是在听到对方的这句回应后,有些尴尬的用食指挠了挠鼻尖,随即开口说道。

“所以,身为舅舅,在我的眼里不论你多大,都只是个孩子而已。”

【嗯,怎么了。】

“所以……洗澡……”

【……】

【不行!!!】

颅内传来的音调使得刘安生无法忍受,下意识的抬起手用手指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可这种做法显然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处于意识空间里的沈雨沭,她与刘安生的对话并不是通过耳朵来接受,而是直接由身体接受这一讯息,因此刘安生的这番举动丝毫没有用处。

似乎很抗拒被刘安生看到,沈雨沭表现出来的反应很是反常。

【其他事情都可以,唯独这件事情不行!】

“只是洗个澡而已。”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舅舅你一定会乱看的!】

“今个早上你也见到了,我可是正人君子,绝不会……”

【你早上明明看了!】

“那只是……”

【你还想脱睡衣!】

“雨沭啊……”

【没得商量,我绝对不会同意你用我的身体去洗澡的,绝对不会同意的!】

“……”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刘安生还是稍微有点了解对方的,从她说出的话来看,对方对自己用她身体洗澡这件事情十分抵触。

甚至都不愿叫自己舅舅了。

如果说理解对方为何如此抗拒,进行换位思考的话……刘安生依旧觉得没什么问题。

毕竟,如果有女人占据了他的身体,然后用他的身体去洗澡,虽然有些不悦,但也没太大的意见。

再说……区区女人而已,在上个梦境中他又不是没看过的,和许书瑶待在一起的那个夜晚,他不禁看了,还……

“哎……”

十分无奈的叹出一口气来,刘安生看样子是妥协了。

虽然身体不是他的,但身体的所有感受他都能察觉的一清二楚,身上有汗的感觉确实让人难以忍受,如果不清洗一遍的话,等晚上休息时也会不舒服。

继续迈动着步伐,刘安生则是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那上厕所呢,这个总不能憋着吧。”

【……】

“你有在听吗?”

【这个……没问题……】

“什么?”

沈雨沭的声音很小,小到刘安生只能模糊的听到开头,后续却听不清晰。

听到刘安生的声音,意识空间里的沈雨沭忽然提高了说话的音量,语气中带着些许怒意。

【没问题!上厕所……可以。】

说完似乎又觉得说的不够明确,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但是你必须闭着眼睛,而且……耳朵也要堵上,不可以听……】

“……”

听到对方这蹬鼻子上脸的条件,刘安生忽然有些不悦。

毕竟她不是自己的女友,没必要把对许书瑶的温柔分她一些。

虽说因为系统的缘故,自己并没能争取对方的同意便霸占了她的身体,可这是属于不可抗力,一切的源头都是绑定了许书瑶的那个系统的锅。

他是被迫的来到这个世界,进入对方的身体,帮助她度过险境。

本可以理都不理对方,便随意占据她的身体,可出于人道他编造出了一个身份,因此才一直询问取她的意见。

人的耐心是有限的,很显然刘安生已经到达极限了。

听到沈雨沭的最后一句话后,她没有说任何话,只是一言不发的朝着住宅走去。

而沈雨沭则是在说完话后,没能得到刘安生的回应,一连又呼唤了几声。

【舅舅。】

【舅舅你怎么不说话了?】

“……”

走进大厅,周围来来往往的佣人们在见到刘安生后都停了下来,齐声喊了一声大小姐。

而刘安生则是一眼瞅见了今早帮自己准备早餐的中年女人。

大步的来到她的面前,开口说道。

“我现在要洗澡,你去准备一下。”

“是。”

【你要做什么!】

像是忽然听不到对方说话那般,刘安生对于体内沈雨沭的呼唤置之不理。

在等待片刻之后,中年女人便来通知她已经准备好了。

刘安生没有多言,直接跟着前往了浴室。

应该说不愧是大户人家吗,浴室的规模也是刘安生不曾见识过的,但他显然对浴室的兴趣不是很大。

褪去身上的衣物,丝毫不顾沈雨沭的话音,下了池子。

周围有两名年轻女人在一旁等待,见刘安生下了池子后,连忙凑到跟前帮整理一头长发,往脸上抹了些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又往头上倒了洗发膏之类的东西。

等一切清理完毕之后,刘安生则是从池子里站了出来。

泡的差不多了,来到搓澡床上趴了下去。

望着两旁有些茫然的女佣,刘安生淡淡的说了一句。

“别愣着了,搓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